吃货唐朝_第四百六十章 水师老将的感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百六十章 水师老将的感慨

  就在被刘仁轨击败的海盗逃回长岛的时候,海岛上的海盗们纷纷涌向海边,迎接凯旋归来的勇士。这也难怪,半年多来,海盗们历次出征都取得了胜利,尤其是在歼灭了登州水师的主力以后,海盗们每次外出劫掠都是满载而归。

  不久前,海盗们在清水镇遭受了一次小小的挫折,死了十几名海盗,这次海盗头目亲自带领虎头将军等人前去大规模的报复,留守在长岛上的海盗们认为他们一定能够大获全胜的。

  在前来迎接的海盗们中间,有一位白衣少女,她身穿一袭飞鸟时代倭奴国贵族女子流行的白色掩襟束腰长裙,过肩长发分向两边,披散在脑后,露出了她白皙饱满的额头。

  这个女子大约十六七岁年纪,身材小巧,瓜子脸,一双杏仁眼,眼睛不是很大却十分精神,肌肤白皙细腻,鼻梁秀婷,小嘴尖下颌,是一位很漂亮的倭奴国贵族女子。这位看上去娇媚迷人的女子,手里却很不协调的拿着一把带鞘倭刀。看来,她不仅是一个倭奴国女子,还是一位女海盗。

  她叫高桥久美子,是九州贵族高桥一木的女儿,她是前来迎接她的哥哥,也就是那个海盗头目高桥太郎的。

  海盗船靠岸了,高桥太郎在虎头将军的陪同下,上了舢板来到了岸边。

  高桥久美子笑盈盈的上前迎接哥哥,她亲切地说道:“哥哥,你回来了。”

  高桥太郎没有像以前那样,神采飞扬地和她打招呼,而是拉着脸看上去一脸疲惫。

  高桥久美子关切地问道:“哥哥,出了什么事儿了?”这时,她注意到海面上停泊的船只,大约只有0艘左右。她问道:“哥哥,怎么就回来了这些战船,其它的战船呢?”

  虎头将军满脸沮丧地说道:“久美子小姐,今天遇上了唐军的水师,咱们打败了,其他的船都沉没了。”

  虎头将军的话音一落,前来迎接的海盗们顿时一片哗然。

  高桥久美子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唐军的水师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?”

  高桥太郎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九美子,我很累了,咱们回去再说吧。”

  虎头将军对前来迎接他们的一个黑瘦的海盗头目说道:“佐藤,你和川崎留在这里善后吧,先安置伤员。”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高个子年轻将领叫川崎步,他和佐藤跟虎头将军一样,都是高桥家族的家臣。

  “是,将军。”川崎步应道。

  ……

  在刘仁轨的外海水师成立之前,唐朝的海军主要有两支舰队,一支是广州水师,一支是登州水师,各个编制各种船只175艘。不过,唐朝初年,朝廷主要应付草原和西北各地的战争,不太重视水师的建设,很多战船还是从隋朝接收过来的,新增的战船很少,两支舰队都严重缺编,在上次海战之前,登州水师包括正在维修的战船在内,全部船只加起来一共才10艘。海军的经费严重不足,士兵缺编也十分严重。

  不过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登州水师的表现也十分出色。

  登州水师都督王国祥今年7岁,出身原隋朝水师,6岁就跟随父亲在军营里生活,12岁就加入了隋朝水师,有着近0年的水师生涯,可是说是水师中资格最老的一位了。这么多年来,他跟海盗无数次打过交道,对海盗的打击十分严厉,海盗们见到他都十分害怕,只有躲避的份。

  可是今年以来,海盗异常猖獗,数量也大的惊人,一个多月前,他率领登州水师主力在长岛东北海域,跟海盗的主力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海战。当时,他接到的情报是大约有120艘左右的海盗船,要运送大批海盗侵占长岛,他就率领登州水师的主力前去剿灭海盗。

  可是当战斗开始以后,他才发现自己的情报严重错误,海盗的战船不只是120艘,而是多达500余艘。这些战船,虽然都是打着海盗的旗号,可是他却看到了倭奴国和百济水师的影子。

  海盗的舰队预有准备,提前埋伏在上风的位置,在其他方向也埋伏了疑兵或者是用来拦截伏兵。这一场战斗下来,王国祥尽管指挥有力,将士们英勇善战,可是,他们的战船老旧,寡不敌众,最终他们还是战败了,王国祥带去了65艘战船,仅仅突围出来了6艘战船,他本人也受了轻伤。

  现在,官兵和海盗的位置倒过来了,海盗们耀武扬威,王国祥手里只剩下了11条能够用来作战的战船,只能龟缩在海港里不敢出战。

  这天早上,王国祥接到登州刺史府的通报,说有一股海盗进攻清水镇。清水镇盐场归太子殿下的盐政管辖,是重点保护对象之一,东牟守捉已经派兵前去增援,问他的登州水师是否也去增援。他盘算了自己手里的这点儿家底儿,只能是望洋兴叹,爱莫能助。

  他早就听说过,在扬州朝廷新编练了一支水师,叫什么外海舰队,他和登州刺史府,已经联名上报了朝廷,请求这支海军前来增援。在增援没有到来之前,他只能用棉花塞住耳朵,不听外面发生的事情。

  就在海盗们回到长岛的同一天,登州水师码头。

  这天傍晚,他和手下几名水师将领正在喝闷酒,突然哨兵来报,说南面开来了大批的战船,距离太远还看不清旗号。

  王国祥听到海盗们竟然打到自己的老巢来了,不由得大怒,他摔掉手中的酒杯。骂道:“这些该死的海盗,欺人太甚。”

  他手下的将领们也纷纷要求出战。王国祥立刻传令登船作战,随即他拿起唐刀就走了出去。

  王国祥来到了码头上,还没有登船,就听到哨兵喊道:“大人,那些舰船上升起了灯火信号,是咱们唐军的战船。”

  王国祥急忙上船,登上了船楼,拿着望远镜朝着战船驶来的方向观察。果然,那些战船的桅杆上挂着信号灯,是唐军的信号。王国祥认为可能是扬州那支外海舰队到了。不过他不敢轻易相信,于是派人乘坐游艇(大型舢板,六对船桨,做交通艇和侦察船使用)先去侦查,如果确认是唐军,就引领他们进入海港。

  不久以后,刘仁轨的“扬州号”率先开进了军港,接着大批的舰船进入了军港。

  望着高大威武的“扬州号”战舰,以及后面几乎同样大小的一艘艘战舰,登州水师的将领们都兴奋不已,王国祥更是激动的流下了眼泪。

  他对刘仁轨说道:“刘大人,我已经布置了接风酒宴,不过开席还有一段时间,能不能带我们先参观一下你的战舰?”

  刘仁轨理解他们的心情,他第一次见到风帆战列舰的时候,同样是激动不已。他笑道:“好啊,请跟我来吧。”

  王国祥等人上了“扬州号”,到处参观,从指挥室到下面的船舱都转了个遍儿。对于船上的那些武器,也曾亲自去摆弄了一一阵儿。

  他过够了瘾,这才问道:“刘大人,你们从南边过来,路过清水镇海域的时候,遇见了海盗没有?”

  刘仁轨说道:“就那些海盗啊,遇见啦,也打了一仗。”

  王国祥看到刘仁轨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,知道肯定是打赢了。他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样?战果如何?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