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十七章面包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七章面包

  主食王寮这些天来十分兴奋,他做了十几年的胡饼,真不知道还能这样做。

  望着笼屉里热腾腾的的馒头,他的心情和这馒头一样,也是热腾腾的。

  馒头真正流行是在北宋年间,武大郎卖的炊饼就是馒头。

  不过,他最兴奋的是今天要做的事情--烤面包。

  监作赵富在李佑的指点下,造了一个铜皮烤箱,今天是第一次试验烤面包。

  李佑亲自上阵,为他们演示。周乾、王寮、主膳高志明、医官牛满贵都跟着忙活。张宝贵、阴广浩、长史黄素新和主簿田敏等人也都忍不住好奇,围在一边观看。

  在李佑的指点下,王寮将醒好的四只圆面团,加上了黄油、蜂蜜和蛋花等调料,用炭火加热了烤箱,请王爷展示。

  喜鹊在李佑腰间系上了围裙,李佑笑道:“今天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是美食。”说着端起盘子放进了烤箱。

  不久,一股香气弥漫开来。众人的口水都忍不住在嘴里涌动。

  在案板上,放置着一个沙漏,厨师们记录时间,好总结经验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,李佑忽然闻到了一股糊味儿,他急忙命人撤火,取出了那个托盘。

  “我靠,烤糊了。”李佑有些郁闷。这不怪他,主要是赵富打造的烤箱的问题,上面没有温度计,没有玻璃视窗,铜皮的厚度也不太均匀,火候难以掌握。

  看到托盘里有些焦黑的面包,众人都大眼瞪小眼,有点质疑。

  李佑自嘲地说道:“第一次做嘛,没弄好,咱们再来。”

  接着,第二次将托盘放进了烤箱。

  李佑看着沙漏,决定比上次时间短一些,取出面包。

  “呸、呸。”就在这时,后面传来了一阵不雅的声音。众人回头一看,张宝贵掰开了烤焦的面包,吃了里面的部分,仍然感到难吃。

  他说道:“佑哥,不好吃啊。”

  他这一说,众人也觉得即使是没有烤焦,恐怕也不会好吃了,于是,都对这个面包有些质疑了。

  李佑看到张宝贵,此时很有想过去抽他的冲动。不过,李佑是个文明人,不跟他计较。

  不久,李佑决定取出面包,这次还是没有掌握好,不熟。

  张宝贵望着这些面包,刚要张嘴质疑,李佑眼睛一瞪,说道:“你闭嘴。”

  看到王爷就要发飙,长史黄素新赶忙劝道:“殿下,没关系的,臣等相信殿下,一定能够做出美食的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。”众人一阵马屁。

  经过了两次的试验,李佑心中有了底数,到了大约25分钟左右,他再次取出了面包。

  “哇!”众人眼前一亮。

  只见这次的面包,表皮微微焦黄,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气。

  李佑笑道:“哈哈,成功了!”

  不过,他也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,于是说道:“王寮,你先尝尝。”

  王寮很荣幸地被当做了试验品,心中有点小郁闷。不过,他可不敢说个不字,于是就拿起面包,眼睛一闭,颇有荆轲过易水的壮怀激烈、慷慨赴死的感觉。

  众人的目光都盯着他的嘴,看看他是个如何的死法。

  “嗯?”王寮一口咬下,顿时觉得口齿间暄软,香甜可口,顿时眼睛大大地圆睁了起来。

  就在众人以为他中毒了的那一瞬间,只见王寮又连吃几口,吧嗒吧嗒嘴,激动地说道:“好吃,王爷好吃。啊,不是王爷好吃,是,面包好吃。”他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  张宝贵一听,急忙伸手去抓盘子里的面包,被李佑一巴掌打在他的手上。他讪讪地笑道:“佑哥威武,佑哥好吃。”

  李佑指着喜鹊说道:“你先吃。”

  喜鹊拿起面包,小口地咬了下去,没有说话,嘴却不停地猛咬,然后才说道:“王爷,好吃,真的好吃。”

  接下来,按照官职大小,黄素新和主簿田敏等人也都品尝了面包,赞不绝口。

  李佑哈哈笑道:“这算什么?这是最差的一种面包了。本王这里有得是好方子,今后就等着享口福吧。哈哈。”

  回到寝殿,李佑对张宝贵和阴广浩说道:“怎么样,咱们就做这个如何?”

  张宝贵笑得闭不上嘴,他说道:“发财了,发财啦!佑哥,商量商量,我回去跟我爹说,多要一些钱来,我要多一点股份。”

  阴广浩鄙夷地望着他说道:“你能不能要点脸啊?”

  接下来的日子,喜鹊、白虎和黑豹大饱了口福。王寮等人每天拼命研究面包,不断地把新品种送来,李佑不爱吃,全都便宜了他们三个。

  这天,李佑、张宝贵和阴广浩决定成立商社,三人的总股本为6000贯钱,其中李佑3000贯、阴广浩2000贯,张宝贵从500贯增加到了1000贯。

  在给商社取名字的时候,三人争执不下。李佑忽然想起来了,人家主簿田敏是进士出身,学问大大的,请他来取名字不就行了。

  对于李佑的提议,张宝贵和阴广浩都没有意见。

  田敏作为主簿,掌管着王府的财政,李佑乱花钱,账房向他禀报,他也很着急。原本他不主张李佑经商,可是王府里经常亏空,要不是阴妃娘娘帮助,王府里都快揭不开锅了。他看到面包,觉得应该有销路,于是也支持李佑,给他准备了3000贯钱。

  田敏见到李佑,一连提出了三个名字,都被李佑等人否决了。他觉得有些丢脸,好歹自己还是进士出身呢!

  当他看到给自己沏茶的喜鹊,眼前一亮,说道:“殿下,有了,就叫喜鹊。”

  “咦?”

  三人也觉得眼前一亮,同时说道:“好,喜鹊好,吉祥。”

  喜鹊有点小吃惊,也有点小幸福,说道:“奴婢的名字还是王爷给取的呢。”

  李佑洋洋得意,说道:“怎么样,最后还是本王取的名字好吧。”

  张宝贵和阴广浩一齐摇头。

  阴广浩说道:“要点脸吧,明明是人家田主簿取的名字。”

  张宝贵也说道:“就是,要点脸吧。明明是人家喜鹊长得好看。”

  李佑不理他们,哈哈大笑。

  田敏问道:“殿下,您的面包打算卖多少钱一个?”

  他担心卖得太贵,被官员弹劾。唐朝物价很低,一斗米(6000毫升)此时只有五钱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