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十六章 微妙的变化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六章 微妙的变化

  刘全忠听李佑讲了发病的原因,就觉得有门,他说道:“应该可行吧。”

  李世民大喜,说道:“好,宜阳王又为朝廷解决了一件大事,要重重嘉奖。”

  李佑大喜,上前行礼说道:“谢父皇了,儿臣这就回去,肚子有点饿了,正好去吃午饭。”

  “陛下,臣有话说!”阴弘治站了出来。

  他说道:“陛下,宜阳王殿下才能超群,这样的人才不让他为朝廷效力,不是太埋没人才了吗?”

  “是啊,是啊。”很多大臣都符合着。

  “陛下,臣赞同阴侍郎的意见,宜阳王殿下有大才,应该让他为朝廷效力。”出来说话的是长孙无忌。

  李世民此时看到李佑,已经觉得顺眼多了,他说道:“不错,你不上朝,窝在府里干什么?难道还要出去惹祸不成?”他忽然发现,李佑自从上朝以后,除了有了吃的毛病以外,倒是没有去干以前那些烂事了。

  “父皇,你说话不算数,金口玉言,这不好吧?”李佑快哭了。

  “好,你可以不上朝,每天抄写《道德经》一百遍,这两件事,你挑一件吧。”李世民怒道。

  李佑的嘴咧开了,眼泪真的出来了。他说道:“不讲理啊,父皇不讲理啊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”,李世民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  “哈哈哈哈”,大殿上一阵哄笑声。

  李承乾、李恪和李泰都很郁闷,尤其是李泰,风头都被李佑这个渣货给抢光了。

  房玄龄重新审视着李佑,若有所思。

  长孙无忌手捻着胡须,在那里盘算着。

  岑文本的目光中则带着一丝警惕的意味。

  阴弘治心中暗暗得意。

  大臣们望着李佑的眼神十分复杂,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  散朝以后,李佑寻找阴弘治,要找他算账,问问他为什么要害自己。结果,阴弘治早就不见了人影,他跑到殿中省找人给阴妃娘娘传话,告诉她李佑又立了大功的事情。

  李佑出了皇城的大门,只看到了黑豹,问道:“白虎去哪儿了?”

  黑豹说道:“殿下,白虎跑回去报信儿,说要让咱们王府的人出来迎接殿下。”

  李佑心里得意,说道:“这样不好吧?本王是个低调的人,这样是不是太张扬了?”

  黑豹心道:“你什么时候低调过?”李佑从前是个混不吝,那里懂得什么低调?

  不过,黑豹很老实,只是憨笑了一下。

  回到王府,果然又是一大群人在那里迎接,这次人更多了,还敲上了锣鼓。

  望着欢迎的人群,李佑笑道:“欢迎的事情,今后不可再有了,本王立了个小功,不值得这样。要不然,今后立了大功,该怎么办呢?”

  他虽然想低调,可是眼前这样的感觉也很爽啊!以前被别人瞧不起的滋味也不好受啊。

  这一刻,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:“自己已经出彩了,藏是藏不住了,倘若自己小心翼翼的,反倒让人觉得城府太深,更加令人忌惮。对了,老子以前是个混不吝,今后还应该是这样子才对啊。”

  想到这里,他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好,今天继续摆宴,全府上下共同庆贺。”

  听到王爷又要请客,大家一起欢呼。

  这时,王府主簿田敏低声说道:“殿下,您多次摆宴,王府里面已经超支了,账上的钱可不多了。”

  李佑看到他扫兴,说道:“没事,你尽管花钱,本王有办法弄钱。”

  田敏撇撇嘴,心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?还不是伸手跟阴妃娘娘去要?”

  回到府里,在喜鹊的服侍下,他洗了脸,很想躺下休息一会儿,可是他躺在床上很不得劲儿,开始怀念起前世的躺椅来了。再看看周围的家具,觉得哪儿都不舒服。他说道:“喜鹊,拿纸笔来。”

  李佑开始画图。

  喜鹊看到李佑画的东西,自己以前都没有见过,好奇地问道:“王爷,你画的是什么呀?”

  李佑说道:“吃饭的桌子。”跪坐着吃饭,实在是令人憋屈。

  他足足画了一个小时,才画完了他所要的家具,他说道:“喜鹊,去叫监作过来。”监作是王府管理工匠的头目。

  不一会儿,监作赵富过来了。

  李佑说道:“赵富,你看看这些图纸,先做出两套来。”

  赵富看到图纸上的家具都没有见过,不过尺寸都标注得很清楚,说道:“行,小人这就去做。”他边走边想:“大家都说王爷变了,还真是的,他什么时候会做家具了?”

  李佑忙活完了,御膳处来人问是否用膳,李佑顿时觉得自己饿了。他说道:“好,用膳。”

  “佑哥。”就在这时,张宝贵和阴广浩来了。

  李佑笑道:“你们两个死到哪里去了,好几天没见到你们的鬼影了。”

  阴广浩说道:“佑哥,我爹说你最近厉害了,吃都吃出学问来了。”

  张宝贵也说道:“我爹也说,让我跟你一起吃,没准也聪明起来了。”

  李佑两次出彩以后,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就连张亮也不再反对儿子和李佑来往了。

  李佑说道:“我跟你们说的合伙做生意的事情,怎么样了?”

  阴广浩说道:“我今天就是来送钱来了,两千贯,就在外面的车上呢。”

  张宝贵说道:“我爹也给了我五百贯钱,他对我可是第一次这么大方呢。”

  这时,周乾带人送膳食过来了。

  李佑说道:“周乾,你来得正好,我想在开饭店,你说是在东市好呢,还是在西市好?”

  周乾摇摇头说道:“王爷,恕小的给您泼冷水,您的菜品是很好,不过,开饭店不是个好主意。您想啊,朝廷开市的时间,正好和人们吃饭的时间不符合,您做了给谁吃呀?”

  西市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集市,最繁华的时候,有220多种行业,4万多家店铺,每日的人流量不下数十万人。

  按说,开饭店应该是个赚钱的好主意。可是,开市的时间太受限制。西市每日正午,要敲鼓200下开市,傍晚要鸣金300下散市。的确如周乾所说的,时间不合适。

  李佑想了想,郁闷地说道:“这该死的规定,每天要宵禁,没有夜生活,焖死人了。”

  张宝贵和阴广浩也有些失望,张宝贵说道:“佑哥。我爹好不容易大方了一回,我还指望跟着你发财呢,唉……”

  阴广浩也有些扫兴,撇着嘴不吭气。

  李佑笑道:“瞧你们那副死样子,谁说不开饭店就赚不了钱了?周乾提醒得好,我还嫌开饭店麻烦了呢。”

  张宝贵一听,来了精神,问道:“佑哥,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