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十三章 他是别人的爹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三章 他是别人的爹 (第1/1页)

  见到地上四散的玉石碎片,阎立本等人就知道李泰心中的怒气有多大了。李彦自知今天自己表现不佳,进来就跪下请罪:“殿下,臣无能,让您失望了,请您责罚。”

  李泰瞪了他一眼,没有吭气。

  阎立本是唐朝著名的政治家和画家,才华横溢,是李泰的老师。他看到李泰气恼的样子,劝道:“殿下,其实这件事,怪不得李御史,就连臣也没有料到,那个宜阳王殿下居然能够从下厨这样的贱役中,悟出了这样的学问。要说有过错,老臣当领其罪。”

  李泰修养还是很好了,他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了笑容,说道:“起来吧,这件事不怪你。”

  李彦谢过了李泰,站了起来。

  李泰吩咐下人打扫了地面,给各位心腹赐座。他说道:“我这些年来养精蓄锐,韬光养晦,眼看着父皇对我越来越器重,却突然又杀出个宜阳王来,实在是令人心累。”

  阎立本笑道:“殿下,您不必在意,就宜阳王殿下那种品行,恶名昭著,他有可能对您构成威胁吗?”

  李泰想了想,笑道:“也是,我今天有些失态了,跟他这样的货色较劲,实在是让大家见笑了。惭愧,惭愧。”

  说完,他对着李彦说道:“李御史,你尽力了,我今天态度不好,你不要介意。”

  李彦急忙站起,说道:“殿下,您真是宽仁大度,臣愿为殿下效死。”说着,跪了下去。

  “好,好,起来吧。”李泰伸手扶起了他。

  阎立本说道:“宜阳王殿下不足为虑,不过,还是不能给他任何机会。”

  长史王聪说道:“是啊,今晚的晚膳,陛下要召见宜阳王殿下,还得设法阻止他。”

  李泰自信地笑道:“这还不容易吗?在父皇的眼中,他什么要不是。”

  说完,他摸了摸自己的头,说道:“哎呀,本王的头今天下午要是疼起来,可怎么办啊?”

  众人一起大笑。

  中午,李佑喝了点酒,睡到了下午四点,出门上马直奔皇宫。

  广翠殿。

  阴妃娘娘很忙,她指挥着太监和侍女们将宫里仔细打扫,又亲自指挥着李佑派来的周乾等人安排晚膳,就等着李世民过来了。她想趁着这个机会,让李世民转变对李佑的看法,好好培养李佑。

  眼看着都快五点了,李佑还没过来,阴妃娘娘有点着急了,她想在李世民到来之前,再好好叮嘱一下李佑,让他好好表现,尽量给李世民留下好印象。

  她不断打发人到后宫门口查看,叮嘱他们一见到李佑,让他赶紧过来。

  五点十分,李佑终于来了。阴妃娘娘一见到李佑,嗔怪道:“佑儿,你也真是的,你父皇一会儿就来了,你难道还要让他等你不成?这孩子,总是没心没肺的。”

  李佑笑道:“母妃,看您紧张的,不就是一起用个晚膳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  阴妃娘娘伸手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孩子,你父皇极少和皇子们一起用膳,这是多大的恩典?你呀……”

  她望着李佑,亲手替他整理了头发和束冠,说道:“佑儿,你第一天上朝,就立下了大功,母妃真是为你高兴啊。”说着,眼圈就红了。

  阴妃娘娘不容易啊。

  她的父亲阴世师是隋骠骑将军、左翊卫将军,在617年,李渊在太原起兵后,阴世师将他十四岁的小儿子李智云杀死,并且刨了李渊的祖坟。李渊进入长安后,杀掉了阴世师。两家人可谓是国仇家恨。

  后来,李世民心胸开阔,娶了或者说霸占了阴世师的女儿,也就是现在的阴妃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可以想见她的日子过得有多么的艰辛。

  阴妃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和智慧,赢得了李世民的欢心,又为李世民生了儿子,终于有了今天的地位。可惜的是,李佑这货实在是太不争气了。

  如今,李佑终于出息了,阴妃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。

  阴妃絮絮叨叨地叮嘱李佑,千万要珍惜这次机会,给李世民留下好的印象。

  这时,巧云和周乾都过来禀报,说一切准备就绪了。阴妃派汪卓到院子门口盯着,让他见到陛下过来,赶紧报信。

  日落西山,晚霞展现了残阳最后的辉煌,逐渐黯淡下去。

  就在阴妃热切的期待中,太监副总管崔炳石来了,他似笑非笑、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娘娘,陛下有旨,魏王殿下突然头疼发作,他亲自前去探望,今天就不来了。”

  阴妃心中极其失望,心道:“自己的孩子,在父亲面前,还是不如人家的孩子重要啊。”

  崔炳石走后,阴妃担心李佑的情绪受到影响,强颜欢笑道:“佑儿,今天不巧,你父皇来不了,下次吧。”

  李佑心中也有些失望,哪个做子女的不希望得到父亲的重视、何况是李世民这样的牛人呢?他冷笑道:“李泰病得真是时候。我这个父皇,嗨,他只是父皇,不是我爹啊。”

  阴妃心在滴血,可是她仍然笑着说道:“佑儿,别这么想,你父皇能够有这样的表示,真的很不错了,这也是你自己争取来的。无论任何,今后要好好表现,别让你父皇和我失望。”

  李佑心道:“李泰这么做,已经是开始针对自己了,自己如果表现得出众,恐怕就不只是李泰针对自己了。”不过,他没有对阴妃说出这些,他笑道:“母妃,孩儿知道了。”

  李佑陪着母亲用了晚膳,回到了宜阳王府,就看到舅舅阴弘治等在客房里。他一见到李佑,就兴奋地说道:“殿下,陛下都跟你谈了些什么?”

  李佑平淡地说道:“没有,他就没来。四哥病了,父皇去看他了。”

  阴弘治气愤地说道:“哼哼,李泰病的真是时候啊!殿下,他这明摆着就是针对你来的。”

  李佑笑笑,说道:“舅舅,犯不着这样生气的。”

  阴弘治看到他无所谓的样子,有些恨铁不成钢,说道:“你呀,人家明摆着欺负咱们呢,你就忍得下去?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