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九章 朝堂辩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九章 朝堂辩论

  众人一看,原来是宜阳王李佑。

  李泰和李恪看到李佑这夯货不知死活,心中暗暗高兴。阴弘治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海底,暗暗叫苦。他心道:“朝堂辩论,那些御史言官都是高手,而且还有一大堆帮手。你要在这里和他们辩论,那不是找死吗?!”

  李世民怒气上升,喝道: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
  李承乾看到李世民要发飙,帮着李佑说了句话,他说道:“父皇,请听宜阳王说说,也许他有自己的道理呢。”

  李佑感激地望了他一眼,正色地说道:“有人弹劾儿臣,儿臣有申辩的权利。”

  朝堂上是有这样的规定的,李世民也无权阻止,他无奈地说道:“好吧,你说吧。”

  朝堂辩论只要不涉及自己,就相当于看热闹,众臣最喜欢了。于是,他们都伸长了脖子,等着看热闹。不过,大家都不看好李佑,等着看他的笑话。

  李佑说道:“那个谁,你叫个什么?”

  李彦出来说道:“殿下,臣叫李彦。”说完,不屑地望着李佑,准备抓住李佑说话的漏洞,给他狠狠一击。

  李佑说道:“那个李彦,我问你,你说我采用欺诈手段,骗取其他王府的换肉协定,是吧?”

  “不错,人证物证俱在,不怕你不承认。”李彦肯定地说道。

  李佑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我且问你,在订立协议之前,羊肉多少钱一斤,猪肉又是多少钱一斤?”

  “臣虽然不做下厨这样的贱役,可是臣还是关注民生的,因此了解市场上羊肉和猪肉的价格。”李彦得意地说道。

  李佑笑道:“好,你说说看?”

  “羊肉20钱一斤,猪肉12钱一斤。”李彦说道。

  李佑说道:“好了,你说说,到底是谁占了便宜?当初,不是满长安城都说我是个傻子嘛?”

  “这?”李彦一时语塞。不过,他是辩论高手,立刻说道:“可是,后来猪肉不是涨价了吗?”

  李佑不跟他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,问道:“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你口口声声地说下厨是贱役,是吗?”

  李彦说道:“正是,圣人云‘君子远庖厨’。殿下的这种行为当然是贱役。”

  李佑继续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  李彦点头说道:“臣确定。”

  李佑追问道:“你真的确定?”

  “嗯?”李彦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可是他已经没有了退路。他咬着牙说道:“臣……确定!”

  李佑问道:“我且问你。我母妃和皇后娘娘都亲自下厨给我父皇做过膳食。请问,她们做的是贱役吗?”

  “这……臣,没有这个意思。”李彦冷汗直冒。

  李佑立刻问道:“我母妃和皇后娘娘病了的时候,我父皇也曾亲自为她们端水喂药。请问,这是不是贱役啊?”

  李彦脸色苍白,腿一软,已经跪下了。

  李世民没想到,自己的这个夯货儿子,竟然言辞如此犀利,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。

  李佑得理不饶人,接着说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要亲民。我父皇也倡导亲民,因此,他每年都亲自下地耕种,以示亲民。

  《史记·郦生陆贾列传》:‘王者以民人为天,而民人以食为天。’民以食为天,食是什么?食就是吃,吃就要下厨做饭。我亲自下厨,正是要了解百姓的真正所需,这就不是亲民吗?”

  “五弟,你别着急,他的意思……”李泰一看,李彦不是对手,就要跳出来帮腔了。

  李佑知道,不能给他说话的机会,和一个人辩论容易,和一群人辩论就难了。他立刻说道:“四哥,我的话还没说完,你打断我的话很不礼貌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李泰被噎住了,只好闭嘴。

 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素来混不吝的李佑,竟然有如神助。于是,都打起精神来了。

  阴弘治在下面暗暗叫好。

  就听李佑说道:“你刚才想说,因为我的行为,导致猪肉的价格暴涨,那是为什么呢?

  父皇吃过我做的红烧肉,味道很好。这就是猪肉涨价的原因。同样是猪肉,只是制作的方法不同,却变成了美食。我可以这样说,以前的烹饪方法,把猪肉这样的食材糟践了,那就是浪费啊。

  民以食为天,食就是吃,能够让百姓吃好,就是父皇和朝廷最大的功绩之一。我在这方面进行研究,就是帮助百姓吃好,这有什么不好吗?”

  阴弘治忍不住说道:“说得好!”

  李世民也频频点头,他想不到,李佑这孩子竟然引经据典,说得头头是道。不简单啊。

  众位大臣也暗暗点头。

  “好了,这件事就这样吧。”李世民发话了。

  接下来,李世民就开始说起了大将军李靖的奏章里的内容。

  只要是不涉及到自己的事情,李佑一概不感兴趣。他闭着眼睛,琢磨着怎样制造纯碱,好做出蛋糕来。还有那印度紫砂糖,也需要提纯,制造出白砂糖和冰糖来……

  李世民提出的问题,数百位大臣没有人能够解决,于是大家就在到底是现在出兵,还是等到夏季以后再出兵的问题上纠缠起来。

  朝堂上吵闹不停,“嗡嗡嗡”地乱作一团。

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仍然没有个结果。

  这时,李泰看到李佑正在闭目养神,想起了今天开始时候的事情,心中不爽。于是,他决定打击一下李佑。他大声说道:“宜阳王,大家都在积极献策献计,你在那里打盹,是不是还在研究如何去吃呢?”

  他的声音很大,大殿里一下子静了下来。人们的目光都投向了李佑。

  李佑一下子被惊醒了,瞪着无辜的大眼睛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李世民正烦的够呛,看到李佑这个样子,顿时火冒三丈,他怒道:“李佑,让你参朝议政,你却当做儿戏?!”

  李佑懵懵懂懂地说道:“什么事情这么为难?”

  “你……”李世民的眼睛瞪起来了,就要发飙了。

  阴弘治赶忙说道:“殿下,大将军李靖率领的士兵患了眼病,吐谷浑人还烧了牧草,大将军想等到夏季再出兵,大家正在讨论这个问题呢。”

  李佑笑道:“就这个问题,你们就讨论了这么久?”

  李泰说道:“什么叫这个问题?这么严重的问题,关系到无数将士的生命,关系到万千黎民,关系到社稷的安危。你却当做儿戏?”他拼命给李佑扣帽子,一顶比一顶大。

  李世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  李佑笑道:“我还当什么事情呢?就这点小事,就把大家难住了?”

  这下,李佑犯了众怒了。大臣们都是聪明人,是大唐的精英集团,你一个毛孩子,混不吝,竟敢在这里说风凉话?实在是可恨。

  李泰嘲讽地说道:“五弟,你不会又说什么吃吧?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