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七章 佛跳墙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七章 佛跳墙

  李佑撇撇嘴,说道:“他不来才好呢。儿臣就想和您单独过个生日。”

  “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?还是那么不懂事。”阴妃有些郁闷。

  别的皇子们都想方设法地讨好好李世民,可是李佑这货却是倔不啦叽的,很不讨李世民喜欢。

  正说着,外面有太监通传:“娘娘,陛下来了。”

  阴妃娘娘急忙出去迎接,李佑慢吞吞地跟在后面。

  阴妃娘娘和李佑侯在大殿门口,很快,李世民龙行虎步地进来了。

  阴妃娘娘赶紧笑脸相迎,跪下行礼:“臣妾见过陛下。”

  李佑跪在在后面含含糊糊地说道: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

  李世民望着阴妃娇美的身姿,目光中充满了爱怜,可是他看李佑的眼神中,却有一丝冷漠。

  “起来吧。”李世民伸手扶起了阴妃娘娘。

  进入阴妃娘娘的寝殿的外间,李世民和阴妃娘娘坐在一起,李佑则站在一边伺候。

  寒暄了几句之后,阴妃娘娘就像献宝似的说道:“陛下,今天是佑儿的寿诞,他变了,长大了,也懂事多了。他听说您要来,特地亲手烹饪了一些膳食,专门来孝敬您的。”她努力想让李世民增加对李佑的好感。

  李世民处理了一上午的政务,又为李靖的军报中提到的事情烦恼,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。他说道:“哦,知道了。我没有胃口,让御膳房送些羊肉羹来就行了。”

  “真是不给面子,不吃拉倒。”李佑心中有点扫兴。

  阴妃娘娘也有点尴尬,不过,她脸上可是没有丝毫的不满之色,她殷勤地说道:“陛下,佑儿的一片孝心,您就尝尝吧。”

  李世民说道:“好吧,献上来吧。”

  阴妃娘娘赶紧说道:“佑儿快点,把你的心意呈上来。”

  李佑提不起精神来,走到门口,招呼早已等在外面的周乾等人,将膳食端了上来。

  李世民望着太监们拎来的食盒,皱着眉说道:“佑儿,我听说你最近又添新的毛病了,不好好读书,下厨去做贱役,还闹得满城风雨。你应该好好读书,学些……嗯?”

  李世民正在数落李佑,鼻子里忽然闻到了一股香气。接着,看到面前几案上摆放的菜肴,闭口不说了。

  首先上来的是三个菜,两个凉菜一个热菜。凉菜是老盐菜拌胡(黄)瓜,椒盐炸花生,热菜是五花肉焖萝卜。

  李世民无视了凉菜,直接奔着香气传来的五花肉焖萝卜里面的红烧肉而去。

  “嘶”,李世民吃了一块,接着又一块,再来一块儿!

  “嗯……不错。”李世民赞道。

  阴妃娘娘为他端起一小碗扬州精米饭,就着红烧肉一起吃,那感觉实在是很爽啊。

  李世民说道:“我听说了,如今猪肉价格暴涨,原来是这个原因啊。佑儿啊,这个菜好,你要负责教会宫里的厨子。”

  阴妃娘娘看到李世民高兴,也兴奋起来,她说道:“佑儿,把你新做的菜给你父皇献上来。”

  李世民刚刚尝到了如此美食,不相信还有什么更加好的菜肴。他没有等着太监们上菜,又去吃红烧肉。

  “嗯?这是什么?”

  周乾端上来一坛子新菜,一阵奇异的香味袭来。

  李世民品尝了之后,顿时连红烧肉也不记得是什么味道了。

  吃、吃,接着吃。好半天,他才满意地说道:“嗯,好,这个更好,这是什么菜?”

  阴妃娘娘笑道:“佑儿说了,这个叫佛跳墙。”

  这道菜就是福建名菜“佛跳墙”。

  “佛跳墙?嗯,好,有道理,贴切!”李世民赞道。

  他想起自己以往吃的御膳,不由得微微摇头。他说道:“难怪呢,佑儿,听说你说宫里吃的都是那什么(猪)食,有点儿道理。”

  说完,他对着太监总管王德说道:“王德,你去告诉御膳房,派人去跟宜阳王学学,好好的食材,都糟践了。”

  王德赶紧答应。

  李世民现在再看李佑,似乎有点顺眼了。他说道:“听说,你最近长进不少,对你母妃也孝顺了很多,很好嘛。十六岁了,是大人了,就是要学好嘛。明天的朝会你就参加吧。”

  阴妃娘娘听说李世民准许李佑参朝了,心中大喜,激动地说道:“佑儿,还不快谢谢你的父皇。”

  李佑心中这个郁闷呀,心道:“上朝还是好事儿?往那里一站就是一个钟头,每天听到的都是些乌七八糟的麻烦事,没劲啊。有那功夫,我吃点好菜,喝杯好酒,靠在窗下晒晒太阳,那才叫舒服呢。”

  他胡思乱想,竟然没有上前谢恩。

  “嗯?”李世民眉头皱起来了。

  阴妃娘娘一看李世民要发飙了,急忙上前用手拉了一下李佑的袖子,说道:“快,快谢恩啊!”

  李佑看到母妃急眼了,这才不情愿地行礼说道:“谢父皇。”

  李世民还是看着李佑不顺眼,他就跟阴妃说话,无视李佑的存在。

  李佑无趣,就告辞出宫了。

  回到宜阳王府不久,舅舅阴弘治来了。

  阴弘治真是阴广浩的亲爹,两人长得极其相似,也真是李佑的亲舅舅,眉目清秀,十分儒雅。他见到李佑就说道:“殿下,恭喜你啊,明天就能参朝了。”

  李佑不屑地说道:“稀罕吗?烦死了。”

  阴弘治对他的德行很熟悉,看到他这个样子,也不以为意,劝说道:“你是皇子,能够参朝,这是陛下对你的器重,要好好珍惜啊。”

  李佑说道:“不说这个了。舅舅,怎么样,我发明的菜好吃吧。”

  阴弘治笑道:“好吃。你说得没错,以前我吃的真是那什么食,今天是你的寿诞,我就在你这里吃晚饭了,好好品尝一下你府上的手艺。”

 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,阴弘治又提起了上朝的事情,他给李佑讲了一些上朝的注意事项后,说道:“殿下,朝堂上很复杂,你尽量不要发表意见,多听,多看,越是想说的事情,就越不要说。你说对了,没人在意,说错了,就会有很大的麻烦……”

  他是真的关心李佑,今天是特地来提醒他的。

  李佑实在是不想再听他啰嗦了,说道:“舅舅,我知道了。一个字,装,两个字,装傻。行了吧?!”

  阴弘治无奈地摇摇头,说道:“好了,就这样也行。”

  这时,张宝贵和阴广浩来了,他们给阴弘治行礼后说道:“佑哥,你今天寿诞,我们两个去了西市,想给你买点礼物,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,你这里什么也不缺,干脆就买了一些三勒浆,今晚一醉方休。”

  三勒浆是唐代来自波斯的一种酒,制作方法和果酒相似,所谓三蒸三酿而成,谓之三勒浆。是唐朝贵族享用的低度酒之一。

  李佑笑道:“行了,有这份心就是了。这个三勒浆,唉,也别提了,这也叫酒?过几天,我请你们喝真正的好酒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