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货唐朝_第三章 我要回家吃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章 我要回家吃饭

  周乾脸色苍白地说道:“王爷,如果是奴婢们照顾不周,请王爷尽管责罚。可是,您怎么能够做此贱役呢?”

  孟子曰:“君子远庖厨。”一般的士大夫如此,何况堂堂的大唐亲王呢。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周乾等人一个失职之罪是跑不了的。

  李佑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此事与你们无关,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准备吧。”说完,给他们开出了食材的单子,让他们回去准备。

  李佑胡乱吃了几口,伸了个懒腰,正准备去喝茶养神,喜鹊进来说道:“王爷,张公子和阴公子来了。”

  “佑哥,太阳晒屁股了,你还窝在屋里干嘛?”随着声音,李佑的两个死党进来了。

  张宝贵,15岁,比李佑小两个月,身材高大,大脑壳、圆脸、长着一对儿牛眼,黑皮肤,是郧国公兵部侍郎张亮的三儿子。另外一个身材瘦弱,面目清秀,文质彬彬的家伙,叫阴广浩,刚满14岁,是李佑舅舅阴弘智的独生子。

  喜鹊十分乖巧,上前给两位公子哥儿斟茶。

  张宝贵看到几案上的酒壶,上前端起来,闻了闻说道:“绿蚁酒啊,好酒,我就喝这个了。喜鹊,去拿几个杯子来。”

  阴广浩也说道:“我也喝这个。”

  李佑不屑地说道:“这个也叫酒?我看和泔水差不多。”

  此时的唐朝,酿酒技术还很差,新酿的酒还未滤清时,酒面浮起酒渣,色微绿(即绿酒),细如蚁(即酒的泡沫),称为“绿蚁”。绿蚁酒是唐朝此时最好的酒了。

  张宝贵不管那么多,自己倒了一杯,就喝了起来。

  阴广浩却被李佑说得有些喝不下去了,他说道:“佑哥,前几天你还说这酒好喝呢,怎么今天就不喜欢了呢?”

  李佑说道:“昨晚,我做了个梦,仙人请我去吃了一顿饭,这才发现,我以前吃的都是猪食,喝的都是马尿。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  张宝贵对于吃也很感兴趣,他手里端着酒杯,问道:“佑哥,你梦里都吃了些什么,说来听听?”

  李佑笑道:“说什么?吃才行,今天中午,我就请你们吃好东西。”

  “啊?吃什么?”张宝贵瞪起眼睛问道。

  阴广浩也望着李佑,有些好奇。

  李佑笑道:“今天我亲自下厨,让你们看看我的手艺。”

  一听这个,两人直翻白眼,一齐摇头。

  张宝贵说道:“我爹中午让我回家吃饭。”

  阴广浩也说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了,今天中午要回去念书,不然我爹会揍我的。”

  看到这两个货居然如此贬低自己的厨艺,李佑怒了,他喊道:“白虎、黑豹。”

  “小人在。”随着声音,门外进来了两条大汉。

  当先一位年纪在二十五六岁,长相很精神(比起李佑肯定是差一些了),皮肤雪白,他原名昝君谟,是原隋朝军官的儿子。因为皮肤白,李佑给他起名白虎。另外一位年纪略小一些,名叫梁猛彪,猎户出身,皮肤黝黑,因此叫做黑豹。他们是李佑的亲随,和李佑形影不离。

  他们一齐说道: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

  李佑说道:“你们两个把住大门,如果他们两个走了一个,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!”

  “啊?”两人看看两位公子爷,一脸的尴尬。

  张宝贵对他们说道:“滚出去。”

  两人望着李佑,李佑微笑着点点头,两人就出去了。

  李佑说道:“你们啊,不愿意吃就拉倒,别后悔就行。”

  几人笑闹了几句,阴广浩说道:“佑哥,听说你下个月就要参朝了,我爹想找你谈谈呢。”

  李世民为了培养儿子参政的能力,皇子年满十六岁就让他们上朝学习政务,此时的李承乾、李恪和李泰都已经每日参朝了。

  一提起这个,李佑顿时脑袋大了一圈。

  唐朝的上朝主要分为一种是元日和冬至日举办的大朝会,其次是朔望朝参。即每月的初一、十五。最后是常参。唐前期按制度“凡京司文武职事九品已上,每朔、望朝参;五品已上及供奉官、员外郎、监察御史、太常博士,每日朝参。”

  李佑今后要每日参朝,参朝的时间一般是早上7点至8点,有重大事件会延长时间。李佑住在开化坊,上朝要经过兴道坊,再经过皇城,才能到宫城的太极殿参朝,这段距离可不近。因为不能迟到,还得提早赶到才行,这就意味着,他必须早上5点起床,洗漱、吃早餐,然后上朝。

  李佑有早起练武的习惯,早起倒不是问题,可是他对朝政不感兴趣,这件事太无趣了。

  他说道:“唉,命苦哇。”

  张宝贵说道:“佑哥,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。我爹说了,你能够上朝参政了,这是件大好事,说明你的地位提升了。”

  “是啊,我爹也说了,他要在你上朝之前,和你好好谈谈呢。”阴广浩说道。

  “我靠,他老人家可别跟我谈,一谈要死人的。”李佑心道。

  李佑的母亲阴妃是李世民四大宠妃之一,端庄美艳,极受宠爱,舅舅阴弘治聪明多才,很受李世民重用,现任礼部侍郎。阴弘治有野心,想扶持李佑争夺太子之位,李佑的死和他有很大关系。

  周乾等人回到厨房,将信将疑地进行了试验。他们按照李佑的做法,用温开水调制鸡蛋,上笼去蒸。他们都不相信,平时从来没有做过饭的王爷,说出的法子管用。

  除了他们几人,厨房里的其他厨师们也都好奇地围着观看。

  老厨师们做饭都凭经验,用不着计时,大约半炷香的时间,主食王寮取下蒸笼,用湿布垫着打开了蒸笼盖子。

  “呀,这……”眼前的情景令众人大吃一惊。王寮取下盛着鸡蛋羹的碗放在了面食案子上,众人都围着观看。

  只见在淡青色的青花瓷碗里,鸡蛋羹如瓷器般平整光滑,色泽嫩黄。王寮拿着羹勺都不忍心破坏这幅画面。

  “打开看看。”周乾催促道。

  王寮小心地用羹勺插入鸡蛋羹,崴出一块,发现里面细嫩充实,绝没有蜂窝气泡。他品尝了一下,口感细腻光滑,和以前做出来的有天壤之别。

  “这……”周乾品尝过了之后,立刻说道:“此鸡蛋羹的方子,任何人不得外传。”

  “是。”众人一齐说道。他们这些人都是太监,能够混下去,靠的就是这身厨艺,有如此的妙方,绝不肯对外透露的。

  周乾想起来了,他急切地说道:“快,按照王爷说的准备食材,王爷要亲自下厨的。”

  众人急忙忙碌了起来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